|
6 ~ 9℃ 小雨 上海天氣詳情
客房預訂
入住日期:
離店日期:
預訂

酒店位置

酒店位置

新聞中心

上海愚園路 梧桐夢不醒

發布時間:2013-09-12

我的童年和少年時代,在江蘇路長寧路口度過,那時還沒有地鐵,那時愚園路兩邊的法國梧桐,就已經和今日里一樣,有著老粗的樹干,枝丫于空中“握手”。在濃蔭下,做著不醒的夢……

在如今的愚園路江蘇路口,是地鐵江蘇路站。從江蘇路站出來,仿若回到了一個舊時代。那法國梧桐,那略顯狹窄的愚園路,那些老房子,那些舊街市,和那些百年老學校一起,構筑起如夢的回憶。可現實卻是如洗的歲月,當太陽照在高樓幕墻玻璃上,反射出刺眼的光茫,似乎什么也沒有發生過……

西園別夢

“徐教授過世了。”2006年的一天,我奶奶看著晚報上一個訃聞廣告,對我說。

“他是誰?”我問。

“1948年的時候,他用金條頂了我們家一間房子,就在中山公園附近,愚園路上的西園公寓。后來一直沒有聯系過。”奶奶淡淡地說到。

如今,奶奶也已經過世好幾年。前兩天我路過愚園路最西頭的西園公寓,上前問保安:“這八層樓的房子,有電梯嗎?”保安爺叔正宗上海人。他說:“當然有的。你知道這房子啥時候造的?1928年!那時候的居民樓哦,就有電梯!”我看了小區門口的銘牌——“西園公寓,愚園路1396號,建于1928年,由俄商協隆洋行設計,為簡約英式公寓樓。京劇藝術家童祥苓、童芷苓等曾在此居住……”而解放后仿造八層樓的風格,在愚園路沿馬路建的六層公房,外型上總不如西園公寓。西園公寓那陽臺的彎月式的頂,窗沿的花紋等等,無不透著精致。

當我要離開西園公寓時,恰逢一位穿花呢夾克的老者,騎著28寸鳳凰自行車,到門崗,向他眼中的保安小弟打聽。聽那話,是他的一位老友某某,曾經在此住過,不知如今安在?

別夢依稀,西園仍在,即使附近的長寧電影院關張多年,即使一家美資的電腦賣場亦然荒廢,這西園公寓的弄堂鐵門,依舊早晨開,深夜鎖,日復一日,夜復一夜……